新華社北京1月24日 你知道嗎?平均每張火車票需要訪問“12306”網站近千次才能預訂成功。
  你知道嗎?千辛萬苦“秒殺”到的火車票竟有43%無人支付流回票池。
  你知道嗎?很多車次一票難求的時候,不少車次還有大量空座。
  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聯合“12306”網站、數托邦創意工作室,走進“12306”網站購票後臺,首次用大數據解密全球最大的人口遷徙——春運,告訴你一張火車票背後的秘密。
  【“秒”殺】
  已知:84億次——1月9日,“12306”網站和手機端的總訪問量;24萬次——1月9日,該網站的平均每秒點擊量;
  求得:晚點鼠標一秒鐘,落後20多萬次,你就“OUT”了。
  結論:這是真正的“秒殺”!
  微信朋友圈裡有個傳得很廣的笑話:我們買的不是車票,而是彩票。
  對於搶票速度和成功概率,人人都有小算盤。但大數據說,不那麼精確的計算,如果按84億次訪問成功預訂879萬張票,每張票約需要956次訪問才能得到,按此頻率,鼠標點到手抽筋,那是必然的。
  以1月9日為樣本,因為這一天開售臘月二十八的火車票,是不少人除夕趕回家的最後機會。而每秒24萬次的點擊量,讓“搏票”成了真正的“秒殺”。
  數據顯示,人們搶到的票有大概一半是當天放出來的新票。北京乘客周旋就是搶這些“新放出來的票”中的一員,對搶票的難度,她深有體會。9日一早,在她摩拳擦掌要搶一張10時放票的K263次北京至包頭的硬卧時,不幸進入漫長的頁面“加載”,10:05,所有車票已搶購一空。
  根據“12306”給出的數據,9日,人均網購車票排隊等待不超過20秒,高峰時也能控制在5分鐘以內。碰上“黑色5分鐘”的周旋“揮淚剁手”買了飛機票。
  對此,“12306”的專家解釋說:平均時長未必能完全說明問題,難免與用戶感受存在差異。
  回答有道理。周旋也明白,鑒於運力不足和需求激增這個死結,春運火車“一票難求”暫時難有改觀,而短期大規模人口流動的交通運輸,是世界性難題。
  要溫度?最起碼,網售車票能免去寒夜排隊之苦。
  要速度?還得再等等。畢竟“12306”還在連滾帶爬地成長:今年春運售票,開門就迎來3000萬的日最高登錄量,日最高餘票查詢66億次,日均銷售300萬張票以上,單日最高銷售501萬張票,所有數字都在激增!
  心有不甘的周旋在微信朋友圈吐槽,引來兩條有趣的回覆:
  一個朋友說:“車票不夠只能排隊或秒殺,秒殺至少來得痛快點,難道不是嗎?”
  另一個朋友說:“如果‘12306’的技術真的改進了,每個人都能秒殺了,你秒殺得過黃牛嗎?”
  【黃牛】
  已知:9日,“12306”網站預訂數879萬張,實際售出501萬張票。
  求得:(879-501)÷879≈43%,有43%被順利“搶”到的票沒有支付,又轉回到票池中。
  結論:一票難求時,為何有近一半的人,放棄了到手的“勝利果實”?他們究竟是誰呢?是黃牛嗎?
  43%的票沒支付,難道是系統太弱、支付等待時間過長?
  數據否定了這一說法:在已付款的票中,高達58.1%的在4分鐘內就支付了,相當於聽一首歌的時長,而在10分鐘之內支付的人達81.7%。
  要麼就是大量預訂成功的人又改了主意?
  可另一個衡量旅客出行選擇改變的數據卻沒這麼高——9日當天,退改票數占售出票的比率僅為13.5%。而去年退改票最高的1月28日,退改票110萬張票,占當日售出票數的14.8%。
  似乎只剩下一個答案:刷票軟件和黃牛的存在。
  雖然現有的數據暫時還無法推知,這43%之中,各種黃牛和刷票搶票軟件“貢獻”了多少,又有多少是“秒”到後放棄。但當看到號稱實名售票的“12306”也賣給名為“櫻桃小丸子”和“東方不敗”的用戶,小伙伴們還是驚獃了。
  難怪餘票再多,都像浮雲飄過。
  黃牛們先破解了猶如抽象畫的驗證碼,又偽造身份信息一分鐘刷走幾千張票,儼然成了黑客。被網民諷刺為“逢節必癱”的“12306”,“疑難雜症”又多了一條。
  “12306”表示,如果通過提高購票門檻來阻擋黃牛,那也會同時加大普通人購票的難度。這話沒錯。“12306”同時表示,身份認證聯網正在調試,很快就可以上線運行,將來偽造身份購票的問題就可以解決了。
  其實,給出解決春運“一票難求”的時間表,既超出鐵路部門能力,也不一定在人們預期之中。人們真正期待的,是逐步透明的票務機制,是越來越人性化的購票體驗。
  【流向】
  已知:K722次,春運前一天,定員1216人,最高擠進1800多人
  求得:K722超員近一半,而同天返程的K724卻有很多空座。
  結論:流向是發展不平衡的寫照。
  從讀大學算起,這是閆佳來到鄭州的第五年。1月13日,他通過“12306”網站順利買到了1月21日回家的票。
  閆佳的春運之旅並沒有太多不愉快的感受。這趟車由鄭州始發,經開封、阜陽等站開往溫州,與春運高峰客流逆向行駛,註定“不會太擠”。
  這與我們得到的數據十分吻合。
  統計顯示,9日,有60.4萬人成功買到了從廣州出發的票,而同日有48.4萬人買到了到達湖北的車票。粵、京、滬、蘇、浙是出發地五強;鄂、豫、湘是“回鄉大省”前三甲。
  將這份榜單與GDP排名對比不難發現,節前的20多天里,大批中國人從經濟發達地區向欠發達地區流動,中西部多個勞動力輸出大省也都迎來了“回鄉高峰”。
  春運數據揭示,在新型城鎮化背景下,中國經濟發展地區不平衡的情況依然突出,勞動力資源配置的結構性問題十分突出。
  對於K722次列車(南京至成都東)的數據分析更為直觀地展現了這點。
  15日(春運正式開始前一天),這趟定員人數為1216人的列車出發時略有空座。車過第二站合肥後,票務系統顯示,車上擠進了1584人,直到過了倒數第四站四川達州,情況才有所緩解。這趟列車總共運送了2505位乘客,超過三分之二的時間是超定員運行。
  隨車採訪的新華社記者發現,這輛車最高峰時,實際乘車人數超過1800人,比統計數據多出的200多人,很多是因買不到長途票,採取了持短途票上車補票的做法。
  而當天反方向的K724次(成都東至南京),無論是數據顯示還是記者體驗,過了達州向東,車廂內就一直有空位了。
  “慘烈”的還在後面。26日的K722次改為上海發車,數據顯示,在放票5分鐘後,定員1216人的列車就售出了1479張票(含無座),過路車站基本無票可賣。
  【鴻溝】
  已知:1月9日網購票量為501萬張,車站及售票點窗口、電話、自動售票機售出370萬張票,比網購票量少了131萬張。
  求得:501萬÷871萬≈57.5%,這是1月9日網購票量的比例。
  結論:技術越先進成本越低,搶票能力越強,仍有大批人在數字鴻溝外。
  閆佳“一鍵搞定”火車票,周旋也在網上買到了機票。在信息時代,熟練運用互聯網,讓他們擁有了更低成本、更快速度得到車票的能力。加之預售日期向網絡平臺傾斜,網購車票已成春節回家“必備利器”。
  在1月9日全國總售出的871萬張票中,網購高達57.5%;全國3萬個售票窗口、12萬條電話線路,不計其數的自動售票機,共賣出370萬張。
  當閆佳關上電腦,收拾起行李,準備奔赴車站時,從陝西去上海打工的農民工暢磊,卻才摸到網絡購票的邊。
  上海市松江區總工會為一批轄區內的農民工開辦了一場網絡購票培訓。曾經“寧可排半天隊也不敢上網買票”的他“搶”到了一張無座票。雖然要站14個小時才能到家,但暢磊最高興的是,終於學會了網上買票、網上支付。
  暢磊只顧著高興,卻不知道有多少“看不見的手”正與他同時搶票。在自動刷票軟件猶如“一大撥僵屍來襲”時,雖然培訓現場的電腦夠先進、網速夠快、技術指導夠耐心,暢磊依然是現場唯一搶到票的“幸運兒”。
  當年“12306”剛開張時,微博上一條請大家幫農民工買票的消息,得到數十萬次的轉發。直至今日,互聯網帶來的數字鴻溝仍在產生馬太效應,一些離新技術較遠的人,越來越難以公平地獲得社會資源,被倒逼加快“觸網”的進程。
  據後臺統計,在15日K722次列車(南京到成都東)上,網絡購票的比例竟超過了90%。而這列火車的乘客中,約70%為農民工。
  車上來自四川樂山的鄭有財說:“今年大伙弄明白了,光排隊不行。不管會不會,我都要試試網絡購票。”就算暫時不會,也要通過他人代訂“走網路”。
  汽笛鳴響,列車開動。此刻,全國數千個火車站的站臺上,回家的人流腳步匆匆。周旋的無奈、閆佳的愜意、暢磊的驚喜、鄭有財的收穫,正是春運里相識的你我。大數據不能為每一個人帶來寶貴的車票,卻能讓人們理解一個堅硬的現實:購票程序透明是巨大的進步,但僅靠程序透明解決不了億萬人回家團圓的難題。只有千方百計解決運力不足的瓶頸、縮小發展不平衡的地區差距,強大的技術後臺和大數據才不會只換來“一聲嘆息”。(完)
  (參與採寫:朱國亮付昊蘇楊勇楊毅沉周蕊白靖利周瑜)
  (數據分析由數托邦創意分析工作室獨家支持)
(編輯:SN095)
創作者介紹

貓貓

ef12efjl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